午夜福利一二三区在线播放|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|凹凸无码av永久免费专区

  • <menu id="u4uuu"></menu>
  • <table id="u4uuu"></table>
  • <td id="u4uuu"><rt id="u4uuu"></rt></td>
    <option id="u4uuu"><option id="u4uuu"></option></option>
    <noscript id="u4uuu"><kbd id="u4uuu"></kbd></noscript>
  • <td id="u4uuu"><option id="u4uuu"></option></td>
  •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觀察 > 金融研究

    農村信用體系建設的實踐與探索

    ——以安徽廣德農商銀行為例

    時間:2019-12-04 16:58:10 來源:中國農商行網 作者:陳 斌
          當前農村金融機構主要以農村信用體系建設為抓手,發掘和對接鄉村市場金融需求,鞏固并強化農戶群體信用意識“,信用鄉(鎮)”“信用村”“信用戶”等應運而生。然而,長期以來,無論是監管部門還是金融機構,對農村信用體系建設的作用評析往往都還停留在宏觀或定性層面,缺乏微觀和量化的測算。本文以安徽廣德農商銀行信用體系建設為例,就農村信用體系建設提出部分針對性建議。
          實例概述
          為最大限度保證科學性,充分降低地理位置、經濟水平、主導產業等客觀因素對于樣本數據的干擾,本文特地選取了廣德市同一鄉鎮下兩個位置相近,地形、產業、人文近乎相同的行政村作為分析樣本:誓節鎮茆林村與誓節鎮紅應村。茆林村常住人口 3703 人,2016年獲“信用村”授牌;紅應村常住人口2080 人,尚未參與“信用村”評定。兩村居民主要從事行業同為白茶等經濟作物種植。
          本文以獲評“信用村”的茆林村作為了主要分析對象,并進行了其授牌前后的縱向對比;隨后還選取了尚未獲評“信用村”的紅應村作為參照對象,進行了橫向對比。
          存在不足
          雖然本文始終本著求真務實的原則,在可控范圍內打造了茆林村、“對應村”兩個理論上可以等同的數據樣本,但仍舊存在以下不足。
          (一)數據深度不夠。茆林村授牌前后貸款余額、戶數對比中,擬合曲線僅通過前3年數據模擬得出,潛在誤差較大。如能獲得授牌之前的 10 年數據,將大大提升擬合曲線的準確性。
          (二)樣本預處理簡單粗放。將紅應村各項數據乘以相應常住人口之比后作為“等同”茆林村的“對比村”,并未考量土地面積、原始經濟基礎等重要因素。在茆林村與“對比村”的貸款余額對比上,如能通過調整“對比村”權重系數(即前文中的1.78),將兩者的初始金額至于同一水平,將更能夠客觀展示“信用村”授牌對于貸款余額增長的刺激作用。但考慮到權重系數 1.78 的調整將同時作用于“對比村”貸款戶數,造成不可控影響,故未讓茆林村同“對比村”初始貸款余額位于“同一起跑線”。
          (三)對比樣本數量太少。時間、成本允許的情況下,應建立更多對比系列。受限于廣德市下轄面積和鄉鎮數量,文中并未能找到更多適合作為“對比村”的參照對象,導致分析的全面性有所不足。
          (四)演算深度欠缺。限于研究能力與數據體量,案例分析局限于統計結論,欠缺演算深度。如果樣本數據能夠進一步擴充,例如能夠獲取茆林村授牌前后各10年的數據以及紅應村對應年限的貸款數據,通過求方差等方式將“信用村”授牌的刺激作用進一步量化展示,而不局限于簡單的求差、求百分比。
          對策與建議
          在“信用村”驅動下,鄉村與銀行的共贏生態正在悄然成型,基于此,筆者提出以下建議。
          (一)“信用村”授牌不是“萬能鑰匙”。“信用村”授牌能夠更快逼近行政村的貸款余額上限,但并不能突破上限。在其他經濟因素相對穩定的情況下,“信用村”對于貸款余額增長的刺激作用將會隨著年限而不斷淡化,所以金融機構在農村信用體系建設上切忌“一授牌了之”,而應多在強化消費類貸款、細化貸款品種、主動助力新型產業上下功夫,才能為貸款余額創造新的持續而穩定的增長點。
          (二)“信用村”應當作為提升農村金融知識水平的切入點。“信用村”對于促進信貸資金投放、刺激農戶貸款意識覺醒的作用可見一斑,對于擴大金融服務覆蓋面、可得性進而踐行普惠金融的重要意義也同樣不容置疑。對此,廣大金融機構應當抓住契機,以惠民信貸為切入點,在為廣大農戶提供一攬子現代化金融服務的同時,以征信知識為重點,同步宣傳反洗錢、反假幣、反金融詐騙等內容,助力縮小城鄉金融知識水平差距。
          (三)正視“信用村”利率傾斜。創 建“信用村”對于鄉村市場客戶的益處是顯而易見的,而對金融機構的最終收益也是有所保障的。由案例分析可知,茆林村授牌之前戶均貸款余額始終低于10萬元,授牌后則立即突破10萬元;紅應村自始至終戶均貸款余額都未突破 10 萬元。以 2018 年數據為例,茆林村戶均余額 12.77 萬元,是紅應村戶均余額9.35萬元的136.58%。對金融機構而言,只要“信用村”茆林村貸款利差(投放利率減去資金成本)能夠達到“非信用村”紅應村的73.21%,就能夠實現相同的單戶貢獻率,加之“信用村”建設對口碑建設、不良清收等工作帶來的正面促進作用,“信用村”創建中相應的利率傾斜對金融機構來說是有益無弊的。綜上,農村金融機構應當正視“信用村”利率傾斜,最大程度“讓利于民”,進一步助力打造雙贏局面。
    我要評論
  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  相關閱讀
      無相關信息
  • <menu id="u4uuu"></menu>
  • <table id="u4uuu"></table>
  • <td id="u4uuu"><rt id="u4uuu"></rt></td>
    <option id="u4uuu"><option id="u4uuu"></option></option>
    <noscript id="u4uuu"><kbd id="u4uuu"></kbd></noscript>
  • <td id="u4uuu"><option id="u4uuu"></option></td>